东阳在线 > 证券新闻 > 正文

深交所为欣泰电气发警示风险 控制权争夺战又加戏

广州日报讯(记者张忠安)13日,退市路上的欣泰电气停牌半天,不过,深交所搞错时间,上午11:30就开始交易。值得注意的是,连续跌停的欣泰电气并没有遭到资金的抛弃,复牌首日成交超4000万元,昨日半天又成交3800多万元。有机构人士直言:股民不要买!而深交所13日也发布了七大热点问答,重申欣泰电气没有退路,并警示投资风险。   有股民不惧退市      2013年以来,围绕东方银星的实际控制权,银星集团已与豫商集团对峙长达两年,并在2014年10月前后进入白热化。此次银星集团转让所持股份,不排除带

  广州日报讯(记者张忠安)13日,退市路上的欣泰电气停牌半天,不过,深交所搞错时间,上午11:30就开始交易。值得注意的是,连续跌停的欣泰电气并没有遭到资金的抛弃,复牌首日成交超4000万元,昨日半天又成交3800多万元。有机构人士直言:股民不要买!而深交所13日也发布了七大热点问答,重申欣泰电气没有退路,并警示投资风险。

  有股民不惧退市

  点击进入行情中心

  2013年以来,围绕东方银星的实际控制权,银星集团已与豫商集团对峙长达两年,并在2014年10月前后进入白热化。此次银星集团转让所持股份,不排除带有对抗豫商集团之意,东方银星的控制权之战,可能由此再次点燃。

  “昨天4000多万元,今天半天也接近4000万元,这说明买入的资金还是非常多的。难道投资者不怕退市?”一位券商投资顾问昨日称。数据显示,即使欣泰电气可能跌的渣都不剩,但依然有大量资金买入,昨日半天就成交了3821万元,相当于复牌首日全天的交易。

  7月13日,深交所发布公告称,欣泰电气于7月13日上午停牌半天,下午复牌。但当天11:30该股票产生了64.15万股成交。据查,原因是停牌结束时间应设置为13:00,但深交所却将其设置为11:30,导致系统于11:30进行了复牌集合竞价。深交所也表示,根据《交易规则》,11:30至13:00为非接受申报时间,系统不接受任何申报,包括撤销申报。因此,深交所对昨日欣泰电气设置错交易时间表现道歉。

  “昨天非常羡慕安信的跑道,在龙虎榜中占据了4位,没想到今天,我的7000股也成交了,感谢我开户的光大。更感谢这两天买入此股的散户朋友们,以后交易期要满的时候,我会回来买100股的。”一位股民为其昨日成功卖出欣泰电气而欣慰。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此前公告,欣泰电气未来凶多吉少,机构、券商纷纷提醒投资者谨慎买股,但依然有不少投资者大量买入,给部分机构当轿夫。

  重庆银星智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银星集团”)入主东方银星(600753.SH)十年却无所作为,在控股权争夺战长达两年之后,银星集团开始谋求从东方银星脱身。

  东方银星8月5日发布公告,其第二大股东重庆银星集团已与山西一家企业签订协议,拟将所持该公司2678.5万股(占东方银星总股本的20.93%),以超过8亿元的价格,全部转让给受让方。转让完成后,银星集团将不再持有该公司股份。

  2013年以来,围绕东方银星的实际控制权,银星集团已与豫商集团对峙长达两年,并在2014年10月前后进入白热化。此次银星集团转让所持股份,不排除带有对抗豫商集团之意,东方银星的控制权之战,可能由此再次点燃。

  银星集团谋求脱身

  东方银星详式权益变动书显示,8月4日,银星集团与晋中东鑫建材贸易有限公司(下称“东鑫公司”)签署股份转让协议,拟将所持2678.5万股东方银星股票,全部转让给东鑫公司。交易完成后,东鑫公司将成为该公司持股20.93%的第二大股东。

  此次股权变动前,银星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共计合计持有东方银星3840万股,占东方银星总股本的29.99%,与豫商集团并列第一大股东。此次转让后,银星集团将不再持有该公司股份,豫商集团由此成为第一大股东。

  不过,东鑫公司表示,不排除在未来12个月内增持的可能。目前,该公司正在与银星集团的一致行动人华宝信托、赛尼置业、商丘天祥和许翠芹磋商股权转让事宜。若顺利完成转让,东鑫公司将持有东方银星3840万股,与豫商集团并列第一大股东。

  然而,东鑫公司设立的初衷,可能就是为了接盘东方银星。公开信息显示,东鑫公司成立于2015年5月14日,注册资本12亿元,全部由柴春祥个人出资,主营业务为钢材、日用百货、商务信息咨询,但目前尚未开展实际业务。

  双方签订上述协议的时点选择,也引人关注。此前,因为发生债务纠纷,银星集团所持东方银星股份,已经多次被债权人冻结,其中最近的一次是在7月21日,重庆锦晖小贷、融通小贷申请冻结了银星集团所持全部东方银星股份。截至8月4日,申请冻结其所持东方银星股份的债权人已经达到7家。

  为了排除这一障碍,8月4日,这些债权人全部与银星集团达成和解,被冻结股份也随之解冻。随后,东鑫公司便与银星集团签订上述协议。按照双方约定,此次转让的股份将在8月17日前完成过户。

  据权益变动报告书披露,经交易双方确定,东方银星上述股份转让款合计为8.02亿元,相当于29.94元/股,较停牌前约折价20%。但在8月5日复牌后,其股价即一字跌停,收于33.31元。

  通过此次股权转让,银星集团获益不菲,短短一年时间“卖壳”收益便增加了一倍以上。在2014年7月底,银星集团也曾试图以重组的方式“卖壳”,但当时东方银星股价仅为14.4亿元左右。此后,其股价一路走高,最高时已超过37元。

  恐再陷控制权之争

  银星集团转让股权的举动,可能促使东方银星已经延宕两年的控制权之争,再度战火重燃。就在此次停牌期间,豫商集团已二度逼宫,要求东方银星进行董事会、监事会换届选举。

  2013年6月至8月,豫商集团通过多次公开举牌,累计持有东方银星20%股份,一举成为该公司第二大股东。此事发生后,银星集团曾与豫商集团进行沟通,但结果不欢而散。

  2014年7月底,东方银星披露了一份重组方案,方案公布后,豫商集团随即隔空喊话,对注入资产增值率过高表示强烈不满,并扬言要在股东大会上投反对票。而银星集团方面则声称,对方目的在于否决重组方案,重新引进重组方,通过卖壳获得更高利润。

  从2014年8月开始,经过连续举牌,截至2014年10月14日,豫商集团已持有东方银星38399957股,持股比例为29.9999%。紧接着,银星集团也随之反击,将持股比例也提高至29.9999%,一度触及要约收购红线。最后,豫商集团以85票的微弱优势,力压银星集团成为第一大股东。

  2014年9月,豫商集团发出告知函,将于当年10月28日自行召集、主持临时股东大会,审议该公司董事会换届选举,谋求罢免东方银星时任董事会。由于东方银星不肯配合,会议无法召开,豫商集团又将自行召集股东大会时间改为2014年11月18日。

  就是在此当口,豫商集团实际控制人韩宏伟之妻王沛,却导致股权之争方向陡转。2013年7月16日~7月22日之间,王沛曾买卖过东方银星,并获利约30万元,而豫商集团未披露该交易,亦未披露与王沛的关联关系,并被重庆市公安局于2014年11月立案侦查。此后,双方股权之争暂时告一段落。

  时隔8个月之后,同样的戏码再度上演。在东方银星停牌期间,豫商集团又和2014年一样,再度逼宫。根据公告,因银星集团筹划对其重组,东方银星于6月16日开始停牌。停牌期为一个月。7月16日,该公司公告,初步确定的重组方为北京赛伯乐金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计划以发行股份购买资产、资产置换及募集配套资金等方式,收购价值约40亿元的互联网资产。

  但这次重组最终失败。而失败的原因,似乎显得有些勉强。东方银星声称,股票停牌期间,资本市场出现剧烈震荡,重组相关方基于审慎原则,沟通后决定终止此次重组。

  与此同时,在东方银星停牌后的第四天,豫商集团及其关联方就已经发函,要求东方银星召开股东大会,进行董事会、监事会换届选举,并推荐了9名董事、2名监事人选。

  对于豫商集团的要求,东方银星未予理会,亦未进行披露。在此情况下,豫商集团于7月6日再次发函,重申上述要求,但再次遭到拒绝。7月16日,豫商集团表示,鉴于前述情形,其将自行召集并主持股东大会,进行董事会、监事会换届选举。

  有分析认为,该股已经毫无投资和投机价值。连续买入的股民毫无疑问将成为接盘侠。“还有真敢买的佩服,这股现在一文钱都不值。”另一位投资者在某股吧里如此留言。

  大量资金买入,不仅让券商们为自己的客户担心,也引发深交所不断警示风险。记者13日从深交所网站获悉,深交所再度发布关于《“*欣泰”股票退市的问答》称,欣泰电气退市整理期结束的次一交易日,深交所将对公司股票予以摘牌,且欣泰电气退市后无法重新上市。

  面对豫商集团不断逼宫,东方银星一计不成,又生一计。7月16日,在重组失败的同时,该公司宣布,有策划另一事项,其股票将继续停牌,直到8月4日与东鑫公司签署协议。

  公告显示,上述小贷公司等债权人要求冻结银星集团所持东方银星股份,最早在4月份就已开始,时间前后持续3个月左右,彼此也并非一致行动人关系,但却在8月4日意外地集体达成和解。因而,银星集团此次转让东方银星股份,可能带有对抗豫商集团之意。

本文转载于百家乐网址http://www.rcshyxx.com/,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

推荐阅读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