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阳在线 > 明星信息 > 正文

周杰伦将打造音乐剧 浪子是怎么变成浪荡子的

周杰伦所在的杰威尔音乐日前证实,将会和北京环球百老汇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合作,邀请美国百老汇知名制作人、编剧及导演团队,仿造《妈妈咪呀》的模式,将周董的音乐作品打造成“首部华语点唱机音乐剧”。考虑到周杰伦在华语乐坛的影响力,以及他的歌迷受众群体,这部音乐剧想要不火,很难。   但仅凭歌曲,周杰伦的音乐剧还是情怀经济和粉丝经济范畴,是周杰伦这个品牌IP的延伸,就像之前的歌迷,因为周杰伦的音乐而喜欢周杰伦,接着又去捧场周杰伦的电影,是一样的道理。   刀,可以是有形的刀,也可以是无形的刀。快刀,快而锋利

  周杰伦所在的杰威尔音乐日前证实,将会和北京环球百老汇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合作,邀请美国百老汇知名制作人、编剧及导演团队,仿造《妈妈咪呀》的模式,将周董的音乐作品打造成“首部华语点唱机音乐剧”。考虑到周杰伦在华语乐坛的影响力,以及他的歌迷受众群体,这部音乐剧想要不火,很难。

  但仅凭歌曲,周杰伦的音乐剧还是情怀经济和粉丝经济范畴,是周杰伦这个品牌IP的延伸,就像之前的歌迷,因为周杰伦的音乐而喜欢周杰伦,接着又去捧场周杰伦的电影,是一样的道理。

  刀,可以是有形的刀,也可以是无形的刀。快刀,快而锋利,但越快也就越容易折断。曾经的高峰,被誉为锋线快刀,但如今,高峰倒在了“毒品”这把杀人不见血的刀下,毒品这把刀看似很钝,却足以使任何一把快刀生锈,烂掉。

  义,可以帮兄弟忙,也可以帮兄弟倒忙。兄弟齐心,可以同心协力,也可以同流合污,可以意气相投,也可以臭味相投。高峰帮朋友,看似栽在了义气上,实际栽在了痞气上,看似两肋插刀,其实是插了朋友两刀,你看,他帮的朋友也都进去了。如果是真的为朋友好,那绝不会是帮朋友打人,而是帮朋友用理性的方式处理好纠纷。可他们没有用义气去做正确的事,而是用痞气去做地痞流氓才会做的事。

  当然,很多时候这种号召力也有正面的导向作用。用周杰伦作品打造音乐剧,至少会让一部分流行乐迷可以借机扫盲和普及相关的音乐剧知识。毕竟,音乐剧这个名词虽然已经耳熟能详,但音乐剧到底是什么样的构成,它和话剧、歌剧有什么区别,确实很多人都莫名所以。大家能报得出名字的音乐剧,主要就是《歌剧魅影》《妈妈咪呀》《猫》或《雪狼湖》等寥寥几部。

  《雪狼湖》或许是认知度最高的一部华语音乐剧,它的成功首先是因为张学友的号召力。当年的张学友名列“四大天王”之首,这一点无疑对音乐剧的推广具有很强的名片效应。另一方面,不可忽视的是制作《雪狼湖》的香港团队,背靠的是拥有成功经验的香港流行音乐和电影专业人士,所以即使《雪狼湖》的故事还是百老汇的模式,但却得到了香港化的改造,让它成为一部香港属性很强的音乐剧。这对于音乐剧的大众化普及,是非常有效的。

  浪子,可以是自由不羁,也可以是放荡堕落。可以是风之子,也可以是不肖子。曾经的高峰,被称为“足坛浪子”,但如今,风流变成二流子,浪子变浪荡子。

  退役后的高峰,还是蛮拼的。拍戏、演话剧、上综艺节目,不管如何,是在用自己的劳动赚钱,没人说足球运动员退役之后不能做这些。但是,行业可以改,高峰却怎么会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有人说是个性。你看,如果高峰理智一点,如果他修养再好一点,如果他再克制一点,如果他没有那么多坏习惯,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甚至,如果他不是急着帮朋友,他碰毒品这事也就不会曝光。

  可是我觉得,一个人放荡不羁,一个人爱帮朋友出头,一个人冲动莽撞,甚至一个人有点坏脾气,或者一个男人爱喝点酒,这算哪门子的罪呢?

  个性不是原罪,但个性需要约束。而高峰显然缺乏自我约束。这种缺乏不是先天造成的,是后天缺乏教育和个人修为造成的。或许和只踢球而读书少有关系,毕竟中国球员的负面新闻不少。但或许也没有关系,毕竟球员那么多,怎么其他球员就碰不上你们那点破事呢?说真的,我倒不在意高峰怎么会去碰毒品的,我想知道的是,怎么砸到牛顿头上的就是苹果,砸到高峰头上的就是毒品呢?以高峰的修为,放到武侠小说里那就是路人的角色,可江湖上也有那么多的护院、打手或是趟子手呀,怎么就你出门被秒杀呢?

  但高峰的问题还不是出在修养不够控制自己之上。打人是不对的,吸毒是不好的,这样最简单最基本的常识,小朋友都懂,怎么高峰就不懂?这和个性又有什么关系呢?

  像《雪狼湖》这样成功的华语音乐剧毕竟是个例。虽然这几年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音乐剧在小范围内也有着不错的市场受众,但相比百老汇音乐剧在美国娱乐产业中的比重,市场还是显得没有根基。很大程度也和中国缺少音乐剧文化有关,百老汇的音乐剧其实是戏剧文化的一种延伸,在欧美等国有着历史的渊源和传承,甚至包括电影也是戏剧文化的另一种延伸。除了缺少这种文化的熏陶,快餐文化的强势也使得内地乐迷缺少欣赏音乐剧的兴趣。

  另一方面,目前中国音乐剧过于遵从百老汇模式,也是中国音乐剧反而水土不服的一个原因。其实中国的音乐剧没有必要照搬百老汇从剧本到演唱方式的模式。尤其是作为一个具有悠久戏曲历史的国度,将本土题材和表现方式用更现代的方式表现出来,才有可能从内容上吸引更多的中国观众。历史上,像《刘三姐》这样的剧本才是最适合中国市场的音乐剧。而音乐人三宝用中西结合的方式所制作的《聂小倩与宁采臣》和《蝶》等剧,同样是音乐可能性上的有益尝试。充满周杰伦偶像效应的音乐剧如果能为个人经典旋律配上一个好的中国故事,也许真有可能媲美《妈妈咪呀》。

  我特别不同意这个观点:如果不是高峰喝醉了,吸毒这事儿还不会暴露。好像还挺冤枉似的。可是,且不说纸是包不住火的,就吸毒这种行为,曝光不曝光、被抓还是没没抓,有区别吗?如果不被曝光,高峰就快活了?无论怎样,沾上毒品,这辈子就基本完了。现在高峰可能被强制戒毒,对高峰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华岳

365最新地址http://www.lzcjwh.com/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推荐阅读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