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阳在线 > 股票动态 > 正文

央行:1月社会融资增量2.05万亿 应对余额宝,银行有差异化优势

2月13日电 据中国人民银行网站消息,央行13日发布的《2015年1月份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统计数据报告》显示,2015年1月份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2.05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少5394亿元。   其中,当月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增加1.47万亿元,同比多增1531亿元;对实体经济发放的外币贷款折合人民币增加212亿元,同比少增1288亿元;委托贷款增加804亿元,同比少增3167亿元;信托贷款增加52亿元,同比少增1007亿元;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增加1950亿元,同比少增2952亿元;企业债券净

  2月13日电 据中国人民银行网站消息,央行13日发布的《2015年1月份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统计数据报告》显示,2015年1月份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2.05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少5394亿元。

  其中,当月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增加1.47万亿元,同比多增1531亿元;对实体经济发放的外币贷款折合人民币增加212亿元,同比少增1288亿元;委托贷款增加804亿元,同比少增3167亿元;信托贷款增加52亿元,同比少增1007亿元;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增加1950亿元,同比少增2952亿元;企业债券净融资1863亿元,同比多1488亿元;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526亿元,同比多72亿元。

闫冰竹

    “不取缔要规范”,央行行长周小川两会期间对余额宝等互联网金融产品定调,但这并没有结束余额宝与金融机构的激烈竞争。互联网金融对传统银行到底造成了多大影响?传统银行是否无还击之力?余额宝等互联网金融产品应如何监管?全国政协委员、北京银行董事长闫冰竹近日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与余额宝相比,银行理财产品的投资渠道更广泛,整体收益水平也更高、更稳定。建议制定互联网金融公平交易规则及安全法规,加强互联网金融监测及消费者权益保护。

    余额宝规模和客户数的飞速增长,体现了互联网金融的强劲动能;同时,客户数量超过A股投资者,也反映出我国居民财产性收入渠道的匮乏,值得传统金融行业深刻反思。——闫冰竹

    互联网金融风险揭示不足

    新京报:今年两会上互联网金融大热,你也提交了关于互联网金融监管方面的提案。你赞成取缔余额宝吗?

    闫冰竹:对于余额宝的问题,我想还是应该持一个辩证的态度来看待。

    一方面,余额宝这样的互联网金融模式确实颠覆了我们传统金融的一些定式思维,比如如何有效服务大众客户、如何提升金融服务效率等,非常值得我们借鉴吸收。另一方面,由于监管主体、相关法律的缺失,目前类似余额宝的互联网金融产品还存在片面强调收益率、风险揭示不足等问题,需要进一步完善和加强监管。

    新京报:最近网上流传一段话,金融从业人员说:“余额宝只不过是把银行不能做的违规的事情搬上了网,比如夸大收益不提风险。”对这种观点你怎么看?

    闫冰竹:目前,互联网金融确实存在发展不规范问题。由于监管主体、相关法律法规的缺失,造成部分互联网金融企业随意跨越经营“边界”,超出自身风险管控能力生长,容易滋生蕴藏新的金融风险。而且,由于虚拟的互联网金融交易不受时间和地域的限制,且交易对象不明确、交易过程透明度低,导致互联网金融风险的传播速度更快、波及范围更大,极容易引发系统性风险。加强互联网金融监管,稳定金融市场秩序,已迫在眉睫。

    要加强互联网金融的消费者权益保护

    新京报:大家都在谈要加强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政府工作报告也首次提出“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到底从哪些方面入手?

    闫冰竹:目前我国互联网金融面临的主要问题,一是互联网金融监管主体缺失。互联网金融作为新兴金融模式,现有金融监管体系尚无法完全覆盖,存在一定的监管缺位,相关业务无明确监管部门。同时,我国金融法律体系对互联网金融这种新型的金融模式关注度不够,尚不存在针对互联网金融业务的法律法规,现有法律法规中有些规定不适用于互联网金融,并且对于互联网融资平台,在资金监管、借贷双方信用管理、个人信息保护等方面均无明确规定。

    另外一个需要注意的问题是,互联网金融企业通过数据挖掘与分析获得个人与企业信用信息,可能造成个人与企业信息被滥用、错用和非法使用。第三方支付机构对用户和交易的审查不够严格,有可能为洗钱交易提供了渠道。互联网金融交易主体无法确认各方合法身份,会造成虚假金融产品销售,给消费者造成财产和精神损失。

    今年我提交的提案也建议,对于互联网金融要明确监管主体完善互联网金融的监管体系。从法律法规层面加大对互联网金融的立法力度,建议明确互联网金融交易主体的责权利、行业准入门槛、交易行为规范,完善对互联网金融犯罪责任追究的法律规范。同时,建议制定互联网金融公平交易规则以及安全法规,并加快信用体系建设,加强互联网金融监测及消费者权益保护。

    传统银行有差异化优势

    新京报:余额宝类互联网理财产品是否大量分流了银行存款、抬高了资金价格?

    闫冰竹:余额宝类互联网理财产品对银行存款的大量分流应该说是不争的事实,它们的出现可能会推高整个社会的资金成本。在目前中国直接融资市场尚不发达的环境下,银行资金成本的上升最后还是会导致企业或个人融资成本的上升,资金价格上涨的成本就会间接地由企业或个人承担。

    新京报:很多银行都推出了银行版余额宝产品以留住存款,不过目前尚未看到北京银行的类似产品?

    闫冰竹:银行推出类余额宝产品与其说是被动反击,还不如说是主动学习、拥抱互联网金融,通过类余额宝产品兼顾收益和流动性的特点,满足客户多元化的财富管理需求。

    我们去年就成立了中加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并推出了中加货币基金产品。可以说,中加货币基金就是北京银行版的“余额宝”。

    新京报:余额宝类产品迅速吸引了大量投资者,目前已经超过了整个A股的投资者,作为传统银行,应该如何应对这种情况?

    闫冰竹:余额宝规模和客户数的飞速增长,体现了互联网金融这一新兴业态的强劲动能;同时,客户数量超过A股投资者,也反映出我国居民财产性收入渠道的匮乏,值得传统金融行业深刻反思。

    应对余额宝的强劲挑战,传统银行仍有很多差异化竞争优势。例如,银行理财产品的投资渠道更广泛,整体收益水平也更高、更稳定。而且,银行在财富管理方面的专业能力也具有竞争优势。对于高净值人群而言,追求的必然是多元化的投资组合,以实现风险、收益、流动性的有效平衡。在财富管理方面,银行应该说积累了丰厚的经验,能够对客户的需求进行充分的分析、对风险进行详尽的揭示、对产品进行有效的组合并定期进行调整。

  从结构看,当月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占同期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的71.7%,同比高20.8个百分点;对实体经济发放的外币贷款折合人民币占比1.0%,同比低4.8个百分点;委托贷款占比3.9%,同比低11.4个百分点;信托贷款占比0.3%,同比低3.8个百分点;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占比9.5%,同比低9.4个百分点;企业债券占比9.1%,同比高7.7个百分点;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占比2.6%,同比高0.8个百分点。(金融频道)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苏曼丽

本文由百家乐技巧大全原创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

推荐阅读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