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阳在线 > 股票动态 > 正文

互联网征信烦恼不断 郭广昌配合调查并非公司有问题

首批8家个人征信公司业务纷纷步入正轨,但经过一段时间的运行后,互联网征信的营销方式、评判标准却引来了市场的众多质疑,烦恼不断。虽然国内个人征信市场未来可能有千亿元空间,但在数据方面,让人怀疑数据的安全与透明度;在独立性方面,依托于商业模式下的互联网征信扮演着两种角色,既做裁判员又做运动员,让人怀疑征信的公正性;在整个征信市场方面,各大征信公司各自为政,缺乏相应征信数据的共享,互相认同感低。   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   烦恼一 征信数据的权威性   近日,一条关于“央行叫停芝麻信用机场快速通

  首批8家个人征信公司业务纷纷步入正轨,但经过一段时间的运行后,互联网征信的营销方式、评判标准却引来了市场的众多质疑,烦恼不断。虽然国内个人征信市场未来可能有千亿元空间,但在数据方面,让人怀疑数据的安全与透明度;在独立性方面,依托于商业模式下的互联网征信扮演着两种角色,既做裁判员又做运动员,让人怀疑征信的公正性;在整个征信市场方面,各大征信公司各自为政,缺乏相应征信数据的共享,互相认同感低。

  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

  烦恼一 征信数据的权威性

  近日,一条关于“央行叫停芝麻信用机场快速通道”的新闻成为他们诸多烦恼的“引爆线”。据了解,所谓的芝麻信用机场快速通道指的是凡是芝麻信用用户的芝麻分达到750分以上,就可以走首都机场的快速安全通道。相关新闻传出后,芝麻信用立即做出回应称,未收到任何监管层的通知,快速通道对于芝麻分在750分以上的用户依然开放。

  标榜进入大数据时代的互联网公司在征信数据面前是如何操作的?作为首批获得央行征信牌照的征信公司之一,芝麻信用在征信市场数据的获取方面一直都颇为引人注目。蚂蚁金服有关人士在介绍芝麻信用公司数据积累时曾表示,芝麻信用基于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的互联网金融数据,并与公安网等公共机构以及合作伙伴建立数据。

  值得注意的是,与传统的征信数据不同,芝麻信用数据还涵盖了信用卡还款、网购、转账、理财、水电煤缴费、租房信息、社交关系等等。

  对于上述数据的合理性,易观国际分析师马韬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芝麻征信在数据来源方面肯定经过用户许准和授权的。当然,包括传统银行在内的征信数据以及各家民间机构征信的数据都有待于完善。

  但还是有人质疑,目前来看芝麻信用分恐怕只是通过积累更多的消费、转账就能获得更高的芝麻信用分。据了解,按照芝麻信用分可视化的结构,其构建目前呈现为“行为偏好”、“身份特质”、“人脉关系”、“履约能力”和“信用历史”五个方面。

  对于上述完全可以通过增加网购、互相转账的次数和金额等方式来提高信用分的观点,日前芝麻信用再次正式进行了澄清,并表示,芝麻信用的数据获取是建立在依托政府机构等全面的数据分析之上的。

  “征信数据的量大并不一定是一件好事,数据筛选和清洗是一个非常枯燥复杂的过程。况且,数据量越大,审核维度越多,由此带来的‘数据噪音’也越多,模型越失真。”有业内人士直言。

  在一位P2P行业资深人士看来,海量的网络数据意味着征信机构一是得找到技术非常强的人,二是要不断地试错进行分析。

  烦恼二 双重身份的“悖论”

  个人征信公司很多都依托于商业模式,令市场也有所质疑。以芝麻信用为例,作为互联网征信公司的代表之一,在零壹财经研究总监李耀东看来,一直以来,芝麻信用既扮演着运动员,又扮演着裁判员的角色。一方面,作为一家互联网征信机构,芝麻信用通过获取各个层次用户的海量数据,通过大数据分析建立用户信用划分标准;另一方面,在商业逻辑的考量下,它自己通过设定不同分数的用户获取不同的消费特权。

  “征信的核心是借贷应用,主要体现在借贷是违约还是不违约,结果现在很多情况下只是消费越多,积分越多,就形成特权了。我们不能把这样一个信用的核心事实无限扩大化,扩大范围,导致对用户的歧视。”李耀东直言。

  开鑫贷总经理周治翰也直言,“征信是提供基础的数据,但是这些数据怎么判断,各家有各家的风险模型。提供基础数据应该是公益性的,不能说我在哪家用的多,它的分数就高,这两者之间不应该关联起来”。

  拍拍贷CEO张俊曾表示:“个人征信涉及个人信息比较敏感,央行会相对比较谨慎;独立性肯定是央行重要的考量因素之一。”

  征信机构本来应该是作为一个独立机构在市场中存在,为不同的市场主体提供一个客观的征信数据,但是在这些互联网征信公司这边,似乎略有失衡。

  马韬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在互联网征信发展的初期确实存在这样的问题。随着征信市场的逐步扩大,个人征信公司不会仅仅服务于自己集团本身,面对一个大的市场,肯定会采取更加公正的做法,去让更大的市场接受一个独立征信公司的存在。

  李耀东则表示,目前这些互联网征信公司存在的这个悖论的逻辑在于,如果仅仅作为一个独立的征信机构,没有背后的商业逻辑进行支撑,这些征信机构去获取用户数据、完善征信数据的动力减弱。但是如果依附在商业逻辑下面,这些征信机构的独立性就会丧失,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

  在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看来,与传统银行等征信机构相比,像芝麻信用这些征信公司通过商业路径去获得更多的用户无可厚非,应该允许这些互联网征信机构通过各种灵活的方式去完善目前市场的征信结构。

  烦恼三 共享门阀关闭的隐忧

  目前的国内征信市场,对不同年龄层次不同需求的用户,在不同的征信机构当中会存在不同信用身份。

  “与传统银行的征信体系相比,互联网征信公司通过大数据分析对消费、社交数据进行分析,大数据和传统银行的征信数据是割裂的,对于同一个人而言,甚至可能会出现在两方面信用是不统一的,这是国内征信市场面临的一个大问题。”李耀东直言。

  郭田勇表示,面对这样的问题,整个市场经济应该还是要像民营资本开放,在开放的过程中要知道,互联网的征信方式和传统银行的征信方式可能会有差异,但是这个差异不成为征信市场资源共享的壁垒。

  然而,即使在互联网征信公司之间,一方对另一方出具的数据报告也可能难以认可。据了解。尽管各家企业都高呼“平台性思维”,但可以预见的是,未来在互联网征信领域的商战又会再次上演。

  而腾讯征信、芝麻信用出具的征信报告,短期内也很难在更多外部的应用场景中占到主流地位,往往只能在腾讯、阿里各自的体系内发挥效应。

  复星集团副董事长兼CEO梁信军。

  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协助调查后,公司于12月13日晚召开电话会议“稳定军心”。复星集团副董事长兼CEO梁信军表示,郭广昌人仍在上海配合司法机关对一些事实进行查证,并非公司有问题。目前公司资金状况良好,对于维护公司股价,不排除管理层增持公司股票。

  郭广昌协助调查“侧重个人”

  梁信军透露,郭广昌目前正在上海配合司法机关查证调查。“配合司法机关查证调查是公民的义务,也是国内很多案件侦破的常规司法程序,这样的调查主要是配合查证。”梁信军说,这并不是公司有问题。

  复星国际在12月11日的公告中表示,虽然正在协助调查,但郭广昌仍可以以适当的方式参与公司重大事项决策,而当日公告的签发人也是董事长郭广昌本人。梁信军昨日表示,有关部门对于郭广昌最大限度的参与公司决策进行了妥善的安排,有一些重大的投资决策,郭广昌仍可以以电话会议等形式参与决策。

  对于郭广昌此次事件何时能够解决,梁信军说:“郭总是一个非常有智慧的人,他会很积极配合以早日完成协助调查的任务。”梁信军表示,协助调查是一个非常敏感的事,公司知道的事情也有限。

  对于协助调查是否跟公司有关,复星集团总裁汪群斌昨日表示,郭广昌在协助调查中更多地是“侧重个人”。

  48岁的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12月10日被曝失联,随后由于复星集团方面保持缄默,消息持续发酵,各种传言甚嚣尘上,郭广昌去向在一天半内成谜,公司相关联的多家上市公司停牌。复星集团于12月11日晚间公告确认郭广昌正在协助调查,上市公司将于12月14日复牌。

  昨日,复星集团召开电话会议“稳定军心”,跟投资者、机构和少数几家媒体进行了沟通,两位联合创始人梁信军和汪群斌参加了会议。据悉,12月14日为复星一年一度的重要工作会议,此前,有传言称郭广昌可能会回来参加。据汪群斌表示,会议按时召开,根据进程安排CEO、总裁等相关人员参加,并未提及郭广昌。

  梁信军:我和汪群斌所有个人资产都在复星

  尽管梁信军和汪群斌表示目前是在正常工作状态,并非危机状态。但分析人士纷纷对“复星系”复牌后走势表示担忧。“复星系”公司数量庞大,12月11日,复星集团控股的2家H股上市公司和5家A股上市公司集体停牌。另外,还有2家参股上市公司停牌。

  除此之外,复星集团参股的14家A股上市公司几乎都在11日出现下跌,而海外上市的博纳影业,新浪、搜房网等也出现下跌。

  停牌的“复星系”上市公司将于12月14日复牌,对于公司的股价,梁信军表示,公司股票长期来看会围绕净资产进行波动,复星净资产每年复合增长率都达到了32%。目前“复星系”的很多股票都有被低估和增值的空间。如果郭广昌协查事件发酵导致股价波动,只是给价值投资者提供了投资空间。

  “我和汪总个人所有的资产都在复星,除了复星的资产,我家里有的就是住房,没有别的投资。我表态我的股票不会卖,我会长期跟复星在一起。”梁信军说,管理层每年可以回购6.9亿股份,不排除管理层增持公司股票。

  在郭广昌协助调查后,梁信军表示,公司已经努力跟债权人和投资者以及评级机构沟通,明确系统的安全性和成长空间。他表示,公司目前的流动性非常宽松。

  梁信军表示,截至6月30日,公司拥有现金370亿,加上随时可售资产超过600亿,还有保险浮存金1500亿元,整个公司流动性非常宽松,负债率也一直在改善,到今年6月30日只有50.7%。

  “今年四季度我们减持了所持有的分众传媒的7.75%的股权,累积回收34.86亿人民币的现金,这个钱已经到账。”梁信军说。

  梁信军在电话会议上表示,复星集团的治理结构完全可以信任,高管团队分工明确,决策团队将近20年的磨合,不会因为一个人度假或者请假受到任何的干扰。 新京报记者 李蕾

  ■ 链接

  郭广昌曾几陷被调查传闻

  郭广昌此前曾陷入被调查传闻,2013年底郭广昌被传限制出境,导致复星系股价大跌,郭广昌随后澄清谣言称,该事件是有人在做空。

  今年11月,郭广昌还被上海市二中院通报卷入原光明食品集团董事长王宗南案,法院称,王宗南利用职务便利,为复星集团谋取利益。不过,复星集团第一时间声明,从未在与友谊集团的合作中谋取过任何不当利益,也不存在王宗南给复星利益输送。

  郭广昌1967年出生于浙江,毕业于复旦大学哲学系,是中国商界“92派”的代表人物。郭广昌目前还担任全国政协委员,今年当选为浙商总会第一届理事会副会长。

  对此,李耀东表示,不同的互联网公司会有不同评价信用的维度,这个数据数据多一些好,但是也不是越多越好。目前,数据的割裂导致一个人的信用数据在不同征信公司不统一,应该尽快建立一个共享的数据去解决,而不是一直将这个共享的门阀关闭。北京商报记者 崔启斌 实习记者 邹晨辉

  复星集团目前为国内最大的民营企业之一,控股和参股多家上市公司,整个集团业务涉及医药、房地产、零售、钢铁、矿业、保险、PE等,投资区域遍布国内外。(李蕾)

推荐阅读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