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阳在线 > 股票动态 > 正文

前海跨境贷开闸 机构预测累计投资6月继续减速

距离央行批复《前海跨境人民币贷款管理暂行办法》(下称《暂行办法》)一个月后,前海跨境人民币贷款业务终于开闸了。   东亚银行(中国)常务副行长林志民、汇丰银行(香港区)总裁冯婉眉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均表示,前海跨境人民币贷款业务的启动将促进人民币资金在内地与香港之间的跨境循环。   综合多方预测,已经持续1年之久的累计投资增速放缓趋势不会在6月终结,今年1至6月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可能在11.2%左右,较1至5月的11.4%回落0.2个百分点。鉴于需求不足仍是当前我国经济面临

  距离央行批复《前海跨境人民币贷款管理暂行办法》(下称《暂行办法》)一个月后,前海跨境人民币贷款业务终于开闸了。

  东亚银行(中国)常务副行长林志民、汇丰银行(香港区)总裁冯婉眉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均表示,前海跨境人民币贷款业务的启动将促进人民币资金在内地与香港之间的跨境循环。

  综合多方预测,已经持续1年之久的累计投资增速放缓趋势不会在6月终结,今年1至6月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可能在11.2%左右,较1至5月的11.4%回落0.2个百分点。鉴于需求不足仍是当前我国经济面临的主要症结,多省(区、市)政府已于近期召开会议,对下半年稳投资工作进行部署。

  回落 投资连续13个月减速

  前海人民币跨境贷款业务启动,是继2010年8月央行允许部分境外机构进入境内银行间债市以及2011年12月RQFII(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试点开闸后,人民币回流的又一新渠道。

  获批参与跨境人民币贷款业务的某外资行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外资行之所以积极申请,一是因为这项业务符合人民币国际化的大趋势,在香港已有较大业务基础的外资行都不愿意错过任何新的相关业务点;二是先获取业务资格,以便吸引和留住在两地都有业务的那批客户;三是首批资格其实也是一次“排位赛”,外资银行都希望被排进首批以证明自身在人民币业务方面具有实力。

  同时,该人士也坦言,在人民币利率市场化不断推进的环境下,在华外资行靠传统存贷业务发展的优势正在逐渐丧失,因此紧“傍”人民币国际化步伐、依托境外优势发力跨境贸易融资类业务正成为多数外资大行的战略重点。在此背景下,任何相关的新业务都将成为必争之地。

  事实上,过去的一年,香港人民币存款规模一直停滞不前。去年前10个月,经香港银行处理的人民币贸易结算总额达21254亿元,按年上升43%,但香港人民币存款规模一直徘徊在5500亿元左右。除了人民币汇率因素外,收益率低、投资渠道窄被认为是重要原因。因此,对于香港银行业而言,在港的人民币资金也急需这样一个新的投资渠道。

  除了外资行,中资行对于抢滩这个新渠道也表现得相当踊跃。“跨境人民币贷款并不仅仅是香港银行的事。”前海管理局某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根据相关规定,境内银行将作为跨境人民币贷款业务的结算行,并承担审核批复及资金监管的角色。“因此,中资银行对于布局前海也相当踊跃,目前已经有相当一部分中资银行的支行或二级分行获批开设。”据他透露,大多数银行在前海开设的机构级别都比较高,主要便于将来从更高层面协调资源、开展业务。

  根据《暂行办法》,前海跨境人民币贷款的用途应在符合国家有关政策的前提下,用于前海的建设与发展。前海跨境人民币贷款期限由借贷双方按照贷款实际用途在合理范围内自主确定。与此同时,贷款利率由借贷双方自主确定。

  而本报记者从多家参与跨境人民币贷款业务的银行处获悉,此次跨境人民币贷款的利率要根据申请的公司和具体项目而定,但大约在4%浮动。

  相比之下,目前内地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为6%,再加上利率浮动的情况,内地企业在内地贷款和在香港贷款的利率差能达到1~3个百分点。香港资金的利率优势明显,对于企业而言更是极具吸引力。

  那么,谁能享受这个政策“红利”?

  上述前海管理局人士向记者表示,理论上,香港的银行都有资格申请参与跨境人民币贷款业务,而境内银行也均可以申请成为跨境人民币贷款业务的结算行,两者并无门槛限制。

  而对于申请该项贷款的企业,他表示,跨境人民币贷款业务肯定不是一个“普惠”政策,也不会仅根据企业的名气、规模来决定,前海管理局及监管部门会综合权衡,但具体的筛选标准还未最终确定。

  事实上,为了避免产生企业转贷等套利空间,央行在日前下发的《前海跨境人民币贷款管理暂行办法实施细则》(下称《实施细则》)中已经对跨境人民币贷款业务的申请流程、用途、参与机构的权责等作出了详细规定。

  根据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实施细则》来看,前海跨境人民币贷款用途应符合前海产业发展目录要求,优先支持用于进口及其他对外支付的贷款需求。并且,该资金不得用于投资有价证券和金融衍生品,不得用于委托贷款,不得购买理财产品,不得用于购买非自用房产等。

  并且,《实施细则》规定,借款企业使用贷款资金前,应当向境内结算银行提交相关资金用途证明材料。境内结算银行审核后,向香港贷款银行反馈,获得香港贷款银行同意贷款资金支付的书面答复后,方可办理贷款资金支付。

  尽管5月单月投资增速已经有所反弹,6月当月增速也有望与5月大体持平,但是如果考察累计增速,目前还看不到止跌的迹象,大概率连续13个月下降。根据多数机构预测,上半年投资同比增长可能在11.2%左右,增速较去年同期大幅回落6.1个百分点。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1至5月固定资产投资资金来源增速6%,比去年大幅下降4个百分点,比前4个月下降0.5个百分点,难以支撑较高的投资增速。结合主要钢材价格下跌、水泥价格整体持续走低的趋势看,6月投资需求依然很弱。综合判断,1到6月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同比增速可能进一步下降。

  中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常务副所长陈卫东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4至5月投资同比名义增长9.8%,增速比一季度下滑3.7个百分点,估计实际增速下滑幅度与此相近。从环比数据看投资增长仍在继续放慢,月环比增速连续4个月下滑。4到5月投资增长季调环比折年率为10.9%,比一季度的11.8%下降0.9个百分点。投资增速持续下滑主要与房地产、制造业增长不断放缓有关。到位资金增长放慢,项目计划投资额不足,不利于投资加快增长。

  关于房地产投资,陈卫东说,二季度,房地产整体上仍未摆脱下行态势,房地产投资持续下降。1至5月,房地产投资累计完成3.2万亿元,同比增长5.1%,比一季度放缓3.4个百分点。这既与房地产企业投资信心不足有关,还与资金来源增长不足有关。1至5月,房地产开发资金来源同比下降1.6%,降幅比一季度收窄1.3百分点,出现了改善迹象。但是,国内贷款的降幅还在持续扩大。1至5月,房地产国内贷款同比下降6.8%,降幅比一季度扩大0.7个百分点。展望三季度,在投资信心逐步恢复、资金面相对充裕、各地继续加大公积金使用支持等因素作用下,房地产销售将小幅回升。但是,考虑到房地产销售的企稳对房地产投资信心的恢复需要一段时间,且房地产新开工、到位资金依旧在底部运行,三、四线城市消化库存也尚需时日,因此房地产市场近期全面转暖的可能性比较小。

  加码 各地部署稳投资

  随着今年以来经济持续面临下行压力,各方认可当前稳增长首先需要稳投资。然而问题在于,三季度的投资增长情况亦不容乐观。“预计三季度投资增长难以大幅回升,增速在12%左右。”陈卫东说。

  渤海证券研究员陈晓朋认为,上半年宽松的货币环境对经济的下滑起到了一定的支撑作用,但“宽货币”向实体经济的传导效果较差,投资不足,难以拉动内需。预计下半年依然会保持宽松的货币政策;同时,财政政策更加积极推进,地方债务置换速度加快、规模扩大,有利于推动投资的增长,预计随着财政政策的推进,四季度整体投资增速有望小幅回升。

  各地部署稳投资动作相应加快。7月1日,江苏省省长李学勇主持召开省政府常务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了《落实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建设东陇海经济带的若干意见》、《关于创新重点领域投融资机制鼓励社会投资的实施意见》。《若干意见》提出建设东陇海经济带的发展目标、6个方面23项主要任务和6项政策支持措施;《实施意见》明确生态环保、农业和水利、市政基础设施、交通、能源、信息和民用空间基础设施、社会事业等7个方面重点领域投资方向和重点。

  同日,湖南省省长杜家毫主持召开省政府常务会议,原则同意启动澧县、安乡至茅草街航道工程,涟源龙塘至新化琅塘高速公路,津市监狱第一押犯点,黄盖湖防洪治理工程等4个省级重大项目建设。

  6月29日,四川省省长魏宏主持召开省政府第90次常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创新重点领域投融资机制鼓励社会投资的实施意见》。《实施意见》在农林水利方面,鼓励社会资本通过参与重大水利工程、重大节水工程等方式优先获得新增水资源使用权;在基础设施方面,对民间资本进入微利或非营利性市政基础设施领域的,按规定落实相应的激励和补贴机制,对社会资本投资控股新建铁路货物运价、新建铁路客运专线旅客票价实行市场调节价,鼓励社会资本参与电力和电网建设,鼓励电信业进一步向民间资本开放。

  6月24日,青海省省长郝鹏主持召开省政府常务会议。会议强调,要全力以赴抓好有效投资。针对发展“短板”、民生重点领域和亟需解决的问题,加快项目推进力度和进度,围绕国家投资导向谋划一批新的项目。要激发民间投资活力,推进投资多元化。

  6月23日,陕西省省长娄勤俭在省政府常务会上强调,采取得力措施,有效落实稳增长特别是扩投资的各项任务。

  施策 提高资金利用率

  不只是地方,近期中央亦准备再次出手稳投资。国家发改委6月29日就“充实重大工程包有关情况”举行发布会,明确新兴产业、增强制造业核心竞争力、现代物流、城市轨道交通4类新的工程包即将推出。国家发改委自去年底就加大了基建投资批复力度。数据显示,截至今年5月底,七类重大工程包已开工221个项目、33个专项,累计完成投资3.1万亿元。

  更重要的是要狠抓投资落实,提高资金的利用效率。地方政府不作为被认为是今年以来投资增长放缓的重要原因之一。数据显示,去年我国投资完成率虽然达到了86.8%,但是个别领域重大工程投资只完成一半左右;全国建设用地供应量下降了16.5%,已供土地使用率只有50%左右。

  6月10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明确要推进财政资金统筹使用措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常务会议上说:“一些地方钱拨下去了,再迟迟不开工,我们就要依法把那些趴在账上多年的财政拨款收回来,调到那些中央已经确定的重点项目上去,调给那些想干事、能干事的地方去!”

  除此之外,对于商业银行来说,参与跨境人民币贷款业务也并不意味着能够直接分食这份政策“红利”。

  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左小蕾告诉本报记者,相关企业对这些贷款的需求不是固定的,哪些企业可以得到这些贷款也不能简单按某个行业来划分。而银行会有自身的贷款规则和考量,签约新业务并不会改变银行本身的规则和业务节奏。

  各地也紧抓投资落实工作。6月26日,辽宁省政府第49次常务会议指出,面对严峻复杂的经济形势和不断加大的下行压力,省委、省政府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坚持以提高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为中心,把稳增长保就业增效益作为紧要之务,采取了一系列举措,做出了许多重大安排。现在,关键在于狠抓落实。

  6月2日至17日,青海省政府8位副省长分别带领督查组分赴各市州,开展稳增长、生态环保大检查整改和政府职能转变督查工作。

申博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推荐阅读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