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阳在线 > 广东资讯 > 正文

四川广安普降暴雨87个乡镇21.86万人受灾 宁波“傻书记”三十余载创业路

广安8月19日电(王爵 龙俊帆)19日,记者从四川广安市政府应急办获悉,从8月16日开始,广安出现一次强降雨过程,截止目前,全市普降中到大雨,局部地区暴雨,最大降雨量出现在岳池县同兴乡,雨量为226.4mm。强降雨水主要集中在岳池县、武胜县境内,其中超过200毫米的有5个站点,超过50毫米的有153个站点。   据初步统计,广安市有87个乡镇、957个村、8613个社,21.86万人不同程度受灾,紧急转移人口1700人,灾害造成直接经济损失1890万元,其中农业直接经济损失达1375万元,农作物

  广安8月19日电(王爵 龙俊帆)19日,记者从四川广安市政府应急办获悉,从8月16日开始,广安出现一次强降雨过程,截止目前,全市普降中到大雨,局部地区暴雨,最大降雨量出现在岳池县同兴乡,雨量为226.4mm。强降雨水主要集中在岳池县、武胜县境内,其中超过200毫米的有5个站点,超过50毫米的有153个站点。

  据初步统计,广安市有87个乡镇、957个村、8613个社,21.86万人不同程度受灾,紧急转移人口1700人,灾害造成直接经济损失1890万元,其中农业直接经济损失达1375万元,农作物受灾面积11.39万亩,成灾面积6.66万亩,绝收面积0.59万亩,损毁房屋19间。

  宁波5月21日电 (徐小勇 续大治 倪骋)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湾底村曾经是一个远近闻名的穷村,吃的是酱油汤、住的是老房子。

  一部湾底经济发展史,就是党组织引领村集体经济披荆斩棘实现“蝶变”的创业史。

  几十年过去了,湾底在村党组织的带领下,秉持“人民第一,创业万岁”的理念,走出了一条以城带乡、以工促农、城乡一体化发展的新路子。农业、工业、旅游业同步推进,实现了强村富民的跨越式发展。2014年底,湾底村经营性净资产达到6.5亿元、村集体年可用资金2600万元、农民年人均收入3.4万元。

  “傻书记”三十余载的坚守

  71岁的吴祖楣是湾底村党委书记,虽然只读过四年书,但是因为脑子聪明、肯学肯干获得了村民的大力支持,从生产队副队长、党支部书记到党委书记,一干就是30多年。

  改革开放后,当时的村党支部认真研究了“农民怎样富起来”这个课题,喊出了“创业万岁”的口号。湾底的村集体企业从2家作坊式五金小厂起步,村干部和骨干党员风里雨里跑业务,第二年就实现利润翻番、第四年产品首次出口。

  当时,吴祖楣既是村支部书记,又是厂长,还是供销员。

  1986年起,村里先后创办了天工公司、巨星公司等多家集体企业,产品扩大到20大类、100多种产品,远销海内外。1993年,湾底的集体企业一年的利润就超过了100万元人民币。

  上世纪九十年代,乡镇企业大量转制,但湾底村党组织顶住压力,从村里实际出发,坚持村集体控股的股份合作制,不但没有将村里的集体企业转制,甚至还买进了4家乡镇企业,继续走共同富裕之路。

  湾底村党委副书记许明君坦言,“当时企业转制符合潮流,如果不转制却有风险,一旦集体企业没办好,压力就会非常大。”

  为此,吴祖楣也成了别人眼中的“傻子”:作为厂长的他是企业转制的第一人选,如果当时将企业转制到名下,如今的他早就成为一个亿万富翁,颐养天年;但是,现在的他却这么辛苦,一把年纪还要为村里的发展殚精竭虑。

  “转制后,我可能富了,但湾底村集体经济就上不去了。”吴祖楣丝毫没有为当初的选择而后悔,“30年来,我一直有个信念,就是把湾底村搞好,这就是我的中国梦。”

  在工业中挖到第一桶金的湾底没有守“小摊子”,在做精做强工业的同时,村党组织经过派员外出考察、村内党群会议反复论证,最终借鉴发达国家农场的模式,将村民承包地集中起来,成立农业开发公司,搞种植业集约化经营,更多的劳动力洗脚上田,进入村里的企业务工。

  从1998年培育桑果种植产业带开始,湾底村已建成近700亩涵盖10大类50多个品种的精品水果种植基地,并形成花卉、蔬菜、果品三大农业及深加工产业,农户纷纷走上致富路。

  城乡一体化发展打造都市花园

  随着生活水平的逐步提高,节假日出游成了很多人的选择。湾底村地处宁波近郊,如何发挥区位优势,吸引人们走进来,心甘情愿的掏钱买门票?成为当时湾底村党组织考虑最多的一个问题。

  将村庄整治与发展经济结合起来,与治理保护农村生态环境结合起来,走出一条以城带乡、以工促农、城乡一体化发展的新路子。湾底村的第三次创业明确了开拓第三产业的新思路。

  “当时,很多人劝我们开发房地产,但是我认为村集体的发展要稳字当头,根据现有的基础,逐步推进。”吴祖楣说。

  2004年,湾底村成立了天宫庄园休闲旅游有限公司,做自己擅长的农业旅游。村里先后投资1.2亿元建起了花卉基地,逐步打造出植物园、天宫城堡、非遗博物馆等一系列“近郊型”休闲项目,成为远近闻名集农林观光、科普教育、乡村体验和休闲娱乐为一体的“都市里的花园”。

  现在的天宫庄园是“季季有果、月月有花、天天可摘”,大量的游客蜂涌而来。节假日,入村的道路两侧都停满了私家车。数据显示,湾底村每年光是门票收入就有2000多万元,上交村集体1000万元。

  从发展工业到“以工哺农”,再到大手笔发展第三产业,湾底村打造的天宫庄园将一产和三产有机结合起来,走出了一条农业旅游业融合发展之路,打造农旅一体化产业,被称为“中国乡村旅游的传奇”。

  此后几年,湾底村先后收获国家4A级旅游景区、全国农业旅游示范点、宁波首个全国乡村旅游与休闲农业五星级园区等称号。在吴祖楣看来,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是湾底吸引游客的一个重要因素。为此,湾底加大了生态建设力度,并提出了“保持近郊农村传统风貌和生活习俗、改善居住空间景观和环境质量,形成人与自然和谐的生态居住环境”的建设目标,2011年被评为国家级生态村。

  随着旅游人数与日俱增,湾底村党组织也开始了新的规划:建一个2万平方的旅游集散中心,引进先进的管理理念打造一批民宿,将村里的酒厂改造成工业旅游新景点……

  党旗引领强村富民路

  进入新世纪以来,湾底村党组织为全村百姓统一办理了养老、医疗和财产保险,设立村级党群帮扶基金和教育基金,先后投入1.8亿元建设村民小区,村民人均住房面积达到70平方米以上,并建成党员服务中心、社区卫生服务站、图书馆等配套设施,使村民享受“五分钟生活服务圈”,实现“住有所居、学有所教、病有所医、老有所养”,村民们说:“我们过上了城里人的生活。”

  回顾湾底村30多年的发展历程,吴祖楣认为,基层工作要做好不仅要突出农村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还要突出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

  “干部干部,干出来就是不一样。”湾底人用这句话来形容党员干部,村党组织班子有两个坚持了三十年的传统:党员干部没有双休日、节假日,一人身兼数职,但只拿一份工资;坚持早上开早会、不定时开“晚会”。

  很多党员身兼数职,51岁的吴竞康就是其中的代表。2001年,吴竞康到天宫庄园负责工程建设管理,道路、下水道、花坛甚至厕所等,只要涉及建设的,都有他的身影。

  除了做好园区的工程建设,吴竞康还要负责玫瑰园、蓝莓基地、火龙果基地等植物园区的管理工作。

  村里给老吴安排有办公室,但他基本都在园区转,一般早上6点多就出门,晚上5点半才回家。这些年,老吴基本没有双休日。

  在湾底村,党员干部没有任何特殊待遇,有的只是“紧箍咒”。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村党组织就对党员约法三章,要求“先公后私、勤学苦干、遵纪守法”。新世纪以来,按照“千锤百炼出先锋、跨越发展强引领”的理念来严纪律、管队伍,让党员个个都过硬。

  村民们说,做湾底的党员真不容易,有一大堆规矩,要遵守各项规章制度、禁烟禁赌、重大事项上报等制度,这几年“杂活”又丰富了,工作8小时之余还要设岗定责,参加治安巡查、志愿服务等活动,保持“路面出勤率”。

  灾情发生后,广安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和分管领导第一时间作出指示,要求各级各相关部门切实加强防灾减灾避灾工作,深入到乡镇指导抗灾救灾,转移安置受灾群众,防止山洪、滑坡及泥石流发生。

  此次强降雨,暂未造成人员伤亡。目前,广安各区县正有力、有序、有效组织抗灾救灾、恢复生产工作,有关灾情正在进一步统计核实。(完)

  尽管党员压力大,但是村里的优秀青年还是一个接一个提交入党申请书,老党员陈吉章说,“这是榜样的力量,氛围的感召,大家都觉得光荣。”

  如今,湾底村拥有了98名有着创业精神的党员,湾底村党总支也在2016年升格为党委,一大批年青人开始独挡一面,吴祖楣说,“我们要把湾底村的发展延续下去。”(完)

推荐阅读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